<track id="iFtDwBR"></track>
  • <track id="iFtDwBR"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iFtDwBR"></track>

        1. 欢迎来到免费小说在线看网

          免费小说在线看

          玩了《原神》多长时间后,你开始觉得这个游戏无聊的?

          时间:2021-06-04 09:44出处:啦啦啦在线视频免费观看阅读(1317)

          文 | 爆丸

          今天有位从来没玩过《原神》的同事问我:“这游戏每天要花多久啊?”​

          我稍微思考了一会儿答案。其实直到昨天,我才好歹把《原神》里第一个角色升到了满级,听起来有点不对劲,究竟早在去年游戏开服的时候我任务性地注册了个账号......但随后立即,它就在我那被各种各样的游戏挤满了空间(用奥日和蜘蛛较劲、魔兽怀旧服盗贼还差一点满级)的大脑里消散了。

          神瞳也是顺路捡

          这个阶段的我,应当也算是处于不算资深也不算萌新的薛定谔的大佬,能给出一个中肯的答复。

          于是我说:“可能是一天,也可能是10分钟,取决于你的工作疲乏值吧”。

          要说的话,在《原神》里把一个角色升到满级绝对不是很难的事情。做主线,解锁传说义务,挖矿,找火树谈谈心,然后必定要记得每天兢兢业业地把体力刷完,那大概在主线做完没多久就能有第一个90级,能理直气壮地混秘境了。

          作为编纂着实应当多懂得这款游戏的——不过因为我实在太怕“固定日常”这种东西了,所以之前都是得过且过地做完了主线,而且不是说《原神》主线很短吗,如果肝得厉害的话很快就没啥玩的了吧!

          我立即理直气壮地把它当做理由,心安理得地看心境做做义务逛逛地图,彻底把它玩成了一款旅游模仿器。

          《撒面包屑》

          直到两个月前,几个魔兽工会的朋友突然把我拉进了一个群。

          可能是在铁炉堡的大桥上静极思动吧,这几位朋友盘算来“鸟语花香的提瓦特大陆”玩上一圈。

          和我不一样的是,作为才注册账号的菜鸟,这时候的大陆在他们看来是迷雾覆盖的神秘之地,璃月城申明远播的国风建筑群还在千里(米)之外,跳大神的丘丘人古里怪僻,身上掉的资料必定有不少宝物。

          同时,他们一起带过来的还有在通灵学院刷上古骨弓的肝......

          很难形容那段时光的气氛,所有人都沉浸在摸索大陆的繁忙里,在群里喜滋滋地实时播报各种新闻,放各种照片。

          “我打了一颗火树!”“我把传送点都开满了!”“我和刻晴贴贴,刻晴也太强了吧!”

          阿晴,他们必定是骗你的,怎么有人不爱你呢

          每天早上打开微信时的99+未读,确切好像回到了以前工会一起墓地蹲亡灵盗贼的那段岁月。

          肝到什么水平呢?一次一位朋友埋怨为什么雪山的怪等级这么高,门口的丘丘王一直教做人,完整过不去山对面......我提示他去璃月港不用遵守“两点之间直线最短”的法则,他爆出一句“滴”之后就促回线上开传送点去了。

          一小时后,他就在群里发了一张璃月港码头远眺写真。

          就好像八十年代热衷于建设新社会的工人同志们,大家都狂热地开地图、做义务、采花挖矿,劲儿牟足了往前使。

          就连我这种懒惰的人也被这种富有沾染力的情感沾染了——大概这就是社交的魅力吧——每天坐地铁的下班路变成了清日常的专用时光,资料采集路线的攻略珍藏了一大堆,那段时光我的体力值从来就没满过160。

          运动范畴遍布全部世界

          很快地,我们的等级就人均超过了40级,该养的队伍基础成型,主线剧情也早就看完了;然后像大部分爆肝的《原神》玩家一样,全部进程连续了不到一个月,就敏捷进入了七年之痒的冷却期。

          没有人再晒出自己在新景点的打卡照,也没有人再过问别人的进度如何。

          发来的图片变成了写满性命和防御的角斗士、火本里爆出的数不尽的渡火者,或者是新版本角色的内鬼爆料(这个游戏的内鬼爆料实在太夸大了,就好像有人在开发组的电脑里装了远程遥控),仿佛大家玩的其实是个刷本模仿器。

          苦楚面具

          哦,偶尔还有不同角度的抓拍。

          我问那个爬雪山去璃月的朋友,你最近都打啥呢?

          他很快回了一条新闻:“我现在都光刷本了——辣鸡游戏,这词条也太容易歪了!”

          这就是传说中的《原神》的准确游戏模式吧。

          确切只有刷、刷、刷了。在所有传送点都开掉、两个神像的神瞳都供奉到满级、地图全体100%摸索度之后,留下的游戏乐趣好像就只有搭配圣遗物,让自己的战力变得高一些更高一些了。《原神》原来就是一个单机游戏,在剧情体验部分全体完成的前提下,晋升哪怕是数十百数百的攻击值成为了玩家唯一能做的事情。

          冰火树悲惨地沦为了战力单位——“你打树要几轮?”如果答复3乃至更大的数字,往往会收到大佬关爱萌新的眼光。

          在这种气氛下,连带着抽卡也陷入了内卷中,知乎玩家Kirakiradokidoki分享了苦楚经验,“如果联机打本,在这种谁没XX谁为难的气氛下,要想完整不发生攀比心理,真的很难”。

          胡桃抽卡内卷

          这又让我想到了魔兽怀旧服,在满级之后,我看见工会的大佬们去打战场,去开飞机,去刷每一个落下的设备,或者在暴风城里瞎晃悠。但至少还有PVP,有大副本,有工会,能在酒吧坐一下午看人来车往;

          但在《原神》里能做什么呢?似乎只有在短暂的和生疏人相遇的3分钟里,秀一秀打怪时闪出的数字了。倒推回来,其实就是研讨圣遗物,估算数字,在庞杂的元素反映损害机制里摸出最强的那条强化线。

          究竟满命座靠氪金,但只要努尽力花点时光就能圣遗物毕业,那么寻求圣遗物毕业不正理所当然吗?反而,能坚持“玩玩就好”心态的玩家,倒成了最没有压力也最没有牢骚的人了。

          在 TapTap 的评论区,我看到一位玩家这样说道:

          或许我害怕做日常,也是因为害怕这种数字化的游戏体验,抗拒沦落为刷体力的工具人,高兴地游玩不是最主要的吗,不那么不务正业又有什么不好呢?爱好御三家,把他们升到90级不也有一种满足感吗?

          我还记得爬上寒天之钉的时候,拍下了在游戏里的最后一张景致照。

          我也还能记得,当我第一次用踏冰渡海真君跑到无名岛,在璃月港对岸看夜景,在绝云间俯瞰山河。

          愿我还能有闲暇走在瑶光滩的岸边,看看丘丘人在夕阳下舞蹈。

          (以上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 TapTap 平台无关)

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温馨提示: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,仅供参考,希望对您有帮助!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!

          友情链接:

          免费小说在线看